大家都在搜

易金通所迷恋的城市味道



  城市最吸引人的,应是味道,一种令人向往、追寻、迷恋的城市味道

  从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从出生成长的城市到工作生活的城市,从鲁西南运河岸边古老守旧的商埠小城到东海之滨年轻开放的港口岛城,再到稳重厚实大气的省城,我寻味而往,又寻味而去,这年我25岁,我寻味而来到了济南,再不想离开。

  济南,有着那种叫我迷恋的城市味,浓厚,甘醇,很历史、很文化、很商业、很官僚,也很世俗。一省的人文都汇聚于此,有着足够的傲气俯视各地,同时又谦卑地涵容着来自各地的归入。最高的通常也是最为谦下的,两相一掺,使得这个城市处处荡漾着平和及富有生发力的气息,如脉脉清泉和南山的春草。

  

下载 (8).jpg

 

  很,是个极端性的词,适用于列一省极端位置的省会城市,处处显得贴切。高是高得很,底是底得很,平和也是平和得很。济南很历史。舜耕历山,且驱之以象,五千年前的济南似乎有着热带、亚热带的风光,或者那时的大象比牛马驯服的更早。拿今天和五千年前比,我感觉气候是在变冷而不是在变暖。

  济南很文化。济南的文化很“黑”,“黑”指的是“黑陶”。“黑陶文化”,中国黑陶的代表,4500年前的产物,发现于1928年,在章丘龙山镇城子崖,又名“龙山文化”。看字面,原来以为“黑陶”是用黑泥做的,看资料,其实用的是红泥,资料上说,用的是黄河流域的红泥。我感觉这黄河流域应是济水流域才对。黄河改道流经济南,是清朝的事,据今约150年前。济南乃至山东的黄河段原是济水的河道。济水发源于河南的济源,流经山东,留下的老城有济宁、济阳、济南。济水与黄河、淮河、长江,在古代合称“四渎”。

  黄河改道,侵占了济水,“四渎”成了“三渎”,济南成了“河南”。水之北谓之阳,水之南谓之阴,济南应属阴。济南以南是山,山之南谓之阳,山之北谓之阴,济南在山北,还应属阴。从风水的角度看,济南属双阴之地,不是个好地方。事实上也确实不怎么样,地势低洼,济水加泉水,“齐烟九点”之下,是茫茫的一片水泽。冬天,结冰,冷;夏天,酷热加潮湿。山东还是齐鲁的时候,济南就没被古人选中予以特别看待。现在好了,曾经的泽国变成陆地,不再潮湿。陆地上到处起了高楼大厦,风流畅了起来,夏天酷热的日子显少了。综合各个年份的天气,济南的冬天不太冷,夏天的最高气温比周遍的地方要很管用的底几度。济南风水的转向,据说还得益于民国年间济南经纬路的命名,本来,经是南北向的,纬是东西向的,在济南却被硬拧成经是东西的,纬是南北的,此乃乾坤大挪移之法,东西不再是东西,是南北;南北不再是南北,是东西。真个把济南玩弄于手掌之中。

  

u=1699426543,1312234371&fm=26&gp=0.jpg

 

  所以,在济南,懂行的人,干什么都要逆着做。坐位最好是背南面北,选房最好选北边的,在济南,北,相当于东。济南要跨越发展,现在的东部没前途,西部也有限,济南目前的地理是东西拉的越长,发展带越窄。最好是过黄河向北而进。北是济南的正位。济南北进,原来受制于黄河,现在黄河已经不成问题,将来黄河可能到不了山东就没水了。因此,我估计一旦济南将来出了学过风水的书记、市长和建委主任,三个伙计一商量,很可能济南就向北开建了。

  济南的很商业、很官僚、很世俗,和别的省会一样,都是老套子。省会自然是繁华之地,商业兴旺,遍地流金溢银。省会也自然是高官聚集之地,在济南捞不到个厅级(含厅级调研员,有正厅调、副厅调)当当,真的不能算是官。在下边县里,科级干部,明眼人一望可知,到了处级,那就了不得了,连小车司机、随从都牛的跟领导似的。在济南,处级到处都能触到。进机关办事,最讨人舒服的称呼是见人喊“主任”,主任没大小,可大可小。在济南,判断某人是当大官了或是发大财了,一握手便能感知。有些人随着职位的晋升或财富的增长,手会变的越来越软,及至柔若无骨。但切记,手软的,心不一定软。要不,怎么会有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之说呢。一只温软的大手如与一只温软的小手握在一起,那相握就不仅仅是手了,有可能就握了人并“蜗居”了。官多了,想与官相挂靠的就多。挂靠的途径最省事的是联姻。假如济南有10万科以上官员,假如这10万官员娶的都是本地的人士,那就将有至少100万的普通人和官官们有着或多或少、或远或近的关联。济南的人情世故是比较麻烦的。人情的冷热,你若仔细揣摩揣摩,多有些唏嘘和感慨。但这也是济南的可爱之处,深有回味的世故显现的是这城市的底蕴。人生本就有世故和世俗的一面,在济南,它们都是被放大了的,彰显在那里,反倒令人易于明理和通达,少了些虚伪和势利。我在济南深感活的自在、塌实与滋润,即得益于济南大大的世俗之气——大气的一种。




上一篇:也门政府部队向示威者开枪伤害10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中国的Xiongan进入大规模建设阶段
Bishnu Devi Festival在尼泊尔庆祝
地区推出政策,帮助父母独自生活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